电竞

武魂王座 第一一九章 从不占便宜

2020-01-16 14:10: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魂王座 第一一九章 从不占便宜

一般情况下,柳隐泪既然已经开口,谢长海无论如何会卖真传弟子个面子。

然而刚才谭长老说这可丹药有很强的破灭心魔的能力,有助于突破瓶颈,却是挑动了他心头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谢长海也卡在瓶颈上很久了!

错过了这次机会,鬼知道方飞扬还能不能再炼出这样的丹药来!

就算能炼出来,难道他还会那么好心的把丹药给自己吗?

一念及此,谢长海更加坚定了要把这颗丹药拿到自己手上的念头。

看到谢长海那副猴急的模样,方飞扬笑了,说道:“谢师兄,你不怕这丹药有副作用?”

“笑话,只有能得到一丝突破瓶颈的契机,我什么都不怕!”谢长海大声说道,心中暗暗笑道:“臭小子想诈我?谭长老都验证过的丹药,怎么会有问题?”

“既然这样……”方飞扬冲柳隐泪露出了一个歉然的笑容,道:“我是一个诚信的人,所以柳师姐请你原谅。”

“无妨。”柳隐泪点了点头,瞥了一眼谢长海,眼神中似有深意。

不过谢长海这会儿正在兴头上,直接忽略了柳隐泪的眼神。

……

既然现场炼药已经结束,这次的晋升仪式的就彻底告一段落了,众人又讨论了一阵子,天色渐晚,便各自散去。

方飞扬带着那颗“龙象丹”回了龙脊峰小院,而谢长海寸步不离的跟了过去。

“方师弟,恭喜你啊,没想到你居然能炼出一颗让谭长老都赞不绝口的丹药来!”两人在院子里坐定,谢长海忙口不照心的恭维道。

“那多亏谢师兄提供的材料和炉器好嘛!”方飞扬也笑着说道。

听到这里,谢长海脸上一红,方飞扬既然这么说,显然已经知道自己在选择丹炉时做的手脚了。

不过他脸皮也够厚,假装没事人一样打了个哈哈,说道:“都是自家师兄弟,客气什么,不过按照咱们当初的协议,这丹药我应该有优先购买权,对吧?”

一边说,一边把当初两人签名的字据拿了出来。

“当是当然,不然刚才我就把这丹药卖给柳师姐了。”

一边说,方飞扬一边将那颗龙象丹取出来,放在手心。

那是一颗晶莹剔透的淡黄色丹药,上面散发着氤氲的雾气,化成一只黑白大蛟,围绕着丹丸游动。

而在弹丸内部,隐约可见一龙一象,争斗不休。

仅从卖相上看,这颗丹药就不啻于一件艺术品。

谢长海眼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没想到方飞扬手中一收,又把那颗龙象丹握在了手心,随即说道:“想要这颗丹药,请付十万魂币!”

谢长海愣住了,片刻之后勃然大怒,怒吼道:“方飞扬,你还讲不讲道理?”

“当然讲啊!”方飞扬奇道:“你自己看看字据,你只是拥有优先购买权而已,又不是要我把这丹药送给你?”

“可是材料都是由我提供的,你只是加工了一下而已!”

“那不如我提供材料,谢师兄你能不能炼出一颗一模一样的龙象丹来?”方飞扬毫不在意的回了一句。

谢长海顿时哑口无言。

“再说了,咱们这都是按合同办事嘛!”方飞扬故意抖搂着那张有双方签字的字据,说道:“我为人这么诚信,从来不占人便宜的。”

谢长海听的都快吐血了,就你这样还说从来不占人便宜?简直是无耻啊!

“可是这丹药怎么可能值十万魂币?”谢长海怒喝道:“就连柳隐泪师姐,当时也只开了三万魂币!”

“值不值的,你说了不算,柳师姐说了也不算!”方飞扬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尖:“丹药是我炼的,价格由我说了算!”

见谢长海眼睛都气得通红,方飞扬故意火上浇油道:“而且这丹药的最大价值,在于创新和对突破瓶颈的帮助,你要不买,信不信十万魂币的价格柳师姐抢着要?”

谢长海一口气憋在嗓子里,方飞扬倒不是危言耸听,以柳隐泪视药如命的性格,说不定真会拿十万魂币把这药买回去。

他也不想放弃,然而十万魂币毕竟是一笔大价钱,几乎要把他所有的积蓄都掏空了。

“看来谢师兄是没钱啊,那你不是耽误我办正事吗?”方飞扬起身,作势想往外走:“我去找柳师姐谈谈,谢师兄你请自便吧!”

“慢着!”被方飞扬几句话一激,谢长海只觉得一股火“噌”的一下窜上了脑门,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拍到桌子上。

“十万魂币是吧?老子出了!”

“师兄真是威武霸气不解释!”方飞扬竖着大拇指道,把那颗“龙象丹”递给谢长海,同时把那块存有十万魂币的玉牌收进了乾坤袋里。

“你少来这一套!”谢长海恶狠狠地抓过丹药,仰头就想往肚子里吞。

“谢师兄,咱们先说好,这药要是有什么副作用你可不能来纠缠我哦!”方飞扬在一边提醒道。

“哼,不用你在这儿假情假意!”谢长海冷冷喝道,一仰头将那颗“龙象丹”吞了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谢长海只觉得一股灼热的气流直冲脑海,困扰自己已久的瓶颈竟然真的有松动的迹象。

这一发现让他欣喜若狂,如果真的能因此突破瓶颈的话,这十万魂币花的就值了!

然而片刻之后他觉得有些不对了,从口腔到胃里,渐渐地仿佛开始烧起来一样,辣的让人难以忍受。

他张大了嘴呼吸,却觉得吸进去的气流也是火辣的!

“水,给我水!”谢长海跳着脚说道,把舌头伸出老长。

方飞扬随手递了一杯过去,谢长海接过来就往嘴里倒,然而刚喝了一口就全喷了出来,舌头差点被烫掉了。

“我要凉水,凉水!”谢长海口齿都已经有点不清了!

方飞扬一摊手:“不好意思,凉水没有!”

谢长海急了,看到院子里有口井,立刻想过去打井水漱口,突然肚子里一阵刀绞般的疼痛。

很明显,这么变态的辣味应该就是方飞扬所说的丹药副作用了吧!

谢长海心里一阵后悔,当时谭长老和柳隐泪师姐都提到过这丹药的副作用,不过他都没怎么放在心上,而刚才被方飞扬一激,就这么冒冒失失的把丹药吞了下去。

肇东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市大鹏新区南澳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牛皮癣费用
南阳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湛江癫痫病治好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