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不灭战神 第六百七十六章 云州府主的算盘

2020-01-17 02:2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灭战神 第六百七十六章 云州府主的算盘

在场的巨头,皆心神颤动。

此子无论是气魄,还是胆量,都远超同龄之人。

倘若不夭折,将来必成大器!

“不对!”

“你在撒谎!”

突然。

幽州府主道。

“撒野?”

秦飞扬眉毛一挑,转头看向幽州府主,道:“前辈此话何意?”

幽州府主道:“万仇亲口告诉我,是你们嫉妒莫无神他们先登上彼岸,所以才出手杀他们。”

秦飞扬愣了愣,问道:“你确定是万仇亲口说的?”

“废话。”

“难道本府主还造谣生事不成?”

幽州府主怒道。

秦飞扬当即就看向陆星辰,目中闪烁着一抹寒光。

要不是陆星辰帮万仇说情,万仇早死了,哪还有机会搬弄是非?

陆星辰也皱着眉头,颇为恼怒的样子。

见迟迟不语,幽州府主冷笑道:“是不是谎言被拆穿,无话可说了?”

“笑话。”

“我秦飞扬虽不是什么善类,但向来也是堂堂正正。”

“而这个万仇,心胸狭隘,表里不一,你居然还相信他的鬼话,真是可笑之极!”

秦飞扬怒极反笑。

“你说什么?”

幽州府主目光一沉。

“怎么?”

“说到了你的痛处?”

“看来你们幽州的人,还真和我想的一样,都是万仇那样的货色,包括你在内。”

秦飞扬冷笑。

“你大胆!”

幽州府主大怒,威压咆哮而出,扑向秦飞扬。

但这时。

丰州府主一步迈出,站在秦飞扬前面,挡住了幽州府主的威压。

幽州府主怒道:“你做什么?”

“不好意思。”

“本座此次前来,并不是和你们一样,来找秦飞扬的麻烦。”

丰州府主笑道。

“那你来做什么?”

幽州府主皱眉。

云州府主等人,也不解的看着丰州府主。

“我啊!”

丰州府主双目微微一眯,喝道:“本座是来找你们云州,昆州,常州算账的!”

“什么意思?”

云州府主,昆州府主,常州府主,当即就不由皱眉。

“还有我。”

禹州府主这时也站了出来,不善的看着云州府主三人。

秦飞扬笑道:“这世上,果然还是有好人啊!”

陆星辰道:“是啊,比起某些不要脸的老东西,这两位前辈,才值得去尊重。”

“别拍马屁。”

“我们不吃你们这一套。”

听到两人的话,丰州府主和禹州府主忍不住白了他们一眼。

接着。

府主府主看向云州府主三人,沉声道:“据本座所知,事实的确如秦飞扬所说,万仇在说谎。”

幽州府主怒道:“你不要信口雌黄!”

“我信口雌黄?”

“告诉你,万仇三人杀秦飞扬的时候,我丰州的赵玉和洛丹也在场。”

“并且,倘若不是秦飞扬出手相助,她们也早已葬身苦海。”

“这件事,今天你们非得给本座一个交代不可!”

丰州府主喝道。

禹州府主道:“我禹州的凌羽和冯冉冉当时也在。”

众人都看向幽州府主,难道真是万仇在说谎?

老爷子道:“以老夫看,不如把万仇也叫来,当面对质。”

秦飞扬淡淡道:“早就该把那个废物叫来,大家也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

但话音未落。

鹤州府主道:“没必要对质,老夫可以证明,万仇在说谎。”

“恩?”

众人又看向鹤州府主。

鹤州府主道:“我鹤州的谭五,回来向我报告的情况,和秦飞扬他们所说的完全一致。”

幽州府主大怒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本不想说。”

“因为我鹤州的人,都是死在秦飞扬他们手里。”

“但没办法。”

“临走前,谭五那小子再三恳求我,让我一定要公私分明。”

鹤州府主叹道。

他实在想不通,秦飞扬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让谭五如此维护他?

“公私分明……”

空州府主听到鹤州府主的这番话,脸上不由爬起一丝惭愧。

“也罢。”

“本座也公私分明一回。”

“风无邪和雪凝她们回来告诉本座的情况,也和秦飞扬说得一样。”

空州府主道。

显然,他也本不想说出实情。

“该死的混蛋,居然连我都敢欺骗,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幽州府主怒不可遏。

“现在看清楚万仇的为人了吗?”

“当然,晚辈也明白,这件事不能怪前辈你。”

“因为……”

“不是前辈你太蠢,是因为万仇这家伙太奸猾。”

秦飞扬呵呵笑道。

听到秦飞扬前面的话,幽州府主脸色缓和了不少。

甚至还有着一抹笑意。

心想,这小子虽然狂妄,但还算尊重他,知道给他一个台阶下。

但听到后面一句话,他那一张老脸顿时青红交加。

这根本就是变相的骂他啊!

这小畜生,简直欺人太甚。

可现在,是他理亏啊!

他能怎么着?

如果老爷子没在这,他还能理直气壮的教训下秦飞扬。

但现在,老爷子就在旁边虎视眈眈,根本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他阴沉的看向秦飞扬,冰冷道:“希望你能一直那么好运。”

这么讽刺的话,秦飞扬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但他丝毫没放在心里,拱手笑道:“多谢前辈吉言。”

“哼!”

幽州府主冷哼一声,开启一扇传送门,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这地方,他是没脸再继续待下去。

之后。

昆州和常州的府主,也很不甘心的开启传送门,相继离去。

但鹤州,空州,丰州,禹州的府主,没有离开。

秦飞扬看向鹤州和空州府主,拱手道:“首先,晚辈要谢谢两位前辈,帮晚辈解围。”

“其次,晚辈还是那句话。”

“在九幽黄泉,大家都是各凭手段。”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这事,你们就一直揪着不放,那晚辈就奉劝你们一句……”

“以后的九州大战,你们最好别再参与。”

“因为到时,照样会有人丧命。”

言下之意,做人要输得起,输不起就别去赌。

输不起又要去赌,这就是自己的问题。

听闻。

鹤州府主和空州府主相视,同时一声暗叹。

这些道理,作为一州主宰的他们,又岂会不明白?

可内心,就是不甘啊!

最后。

两人没再多说什么,开启传送门,转身默默地离开了。

丰州府主笑道:“小兄弟,我们也走了,等以后进入帝都,你们和赵玉她们一定要好好相处。”

禹州府主也是一脸笑意。

秦飞扬点头,拱手道:“两位前辈慢走。”

两人笑了笑,各开启一扇传送门,迅速离去。

如此一来,这里就只剩下老爷子,秦飞扬几人,以及云州府主。

老爷子瞧了眼云州府主,也开启传送门,笑道:“我们也走吧!”

“等等。”

但这时。

云州府主急忙喝道。

“还有事?”

老爷子淡淡的瞥向她。

云州府主没理会老爷子,直接看向胖子,道:“虽然我误杀了你的族人,但你终究是我云州的人,现在误会已经解开,是不是也该落叶归根了?”

“落叶归根?”

胖子微微一愣,怪异的看着云州府主。

同时。

老爷子眉头一挑,愠怒道:“老东西,这就是你不地道了。”

云州府主怒道:“本座让他落叶归根,有错?”

“让他落叶归根,这没错。”

“但错就错在,你用心不良。”

“如果他没通过九州大战,如果他没有今天的成就,你会把他留在云州吗?”

“显然不会。”

老爷子讥讽。

云州府主沉默不语。

“告诉你,胖子虽生在云州,但一直生活在我灵州。”

“并且,他是我灵州的内殿弟子,是我灵州把他培养出来的。”

“现在你想坐享其成,门都没有!”

“飞扬,我们走!”

老爷子一挥手,率先走进传送门。

陆星辰和秦飞扬也相继走了进去。

但胖子看着下方的州城,眼神极为复杂。

司徒海看了眼胖子,笑道:“天宇,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决定,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去做。”

其实。

司徒海很想胖子落叶归根。

因为胖子一旦选择留在云州,司徒家势必重新崛起。

甚至超越十几年前的辉煌。

可他也知道,胖子的心,已经没在云州。

“海伯,谢谢你。”

胖子感激的看了眼司徒海,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无比坚定的道:“我发誓,将来在帝都,必有我司徒家的一席之地!”

说完,胖子便毅然转身,踏入传送门。

“帝都!”

司徒海目光一颤,跌宕起伏的内心,良久都无法平复。

原来这个孩子的目标,是帝都!

不过想想也对,凭这孩子的天赋和能力,云州已经装不下他了。

“孩子,加油。”

他抬头眺望着灵州所在的方向,喃喃自语,老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同时。

见胖子毫不留恋的离去,云州府主心里不由感到气愤,但没有发作。

她看向司徒海,笑道:“以后你就留在州城吧,本座会给你安排一个地方,让你重建司徒家。”

胖子的离开,她无力去阻止。

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把目标放在司徒海身上。

只要把司徒海绑在州城,等于就是把胖子和云州绑在一起。

但面对云州府主的诱惑,司徒海丝毫不为所动。

“不用了。”

“我老了,没这个精力了。”

“只要你不来打扰我平静的生活就行了。”

说完,司徒海便开启一扇传送门。

见状。

云州府主恼怒无比,嗤笑道:“你还真以为,你司徒家能在帝都得到一席之地?别天真了!”

“我相信天宇。”

司徒海笑着说道,随后便头也不回的走进传送门。

看着消散的传送门,云州府主十指紧攥,浑身戾气十足,喝道:“莫军,马上给本座过来。”

她已经够低声下气,居然还缕缕被拒绝。

简直不可饶怒!

嗖!

很快。

莫军就破空而来,躬身道:“大人,有何吩咐?”

云州府主道:“马上去找,务必要找到司徒海的藏身之所。”

莫军惊道:“大人,难道你还想杀掉司徒海?”

云州府主冷笑道:“我真要杀他,刚才就已经动手了。”

莫军皱眉道:“那属下就不明白,既然不杀他,那为什么还要查出他的藏身之所?”

“当年是我亲自下令灭掉司徒家,你以为那胖子会放过我吗?”

“现在,只是因为他实力不够。”

“等将来有一天,他的实力超过我,肯定会来找我算账。”

“到那时候,司徒海就是我手中的一个重要的筹码!”

云州府主森然笑道。

莫军恍然大悟,躬身道:“大人高明,属下也有一个请求,如果真到那一天,请大人也杀了秦飞扬,为我孙儿莫无神报仇。”

“会的。”

云州府主点头,老眼中闪烁着惊人的寒光。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看病好不好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靠谱吗
滨州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内蒙古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绍兴治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