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黑巫师朱鹏 第一章:话说,这种神展开是怎么回事?

2020-01-16 21:2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巫师朱鹏 第一章:话说,这种神展开是怎么回事?

“变态……明明有妹妹在家里,你居然********德日混血的金发美少女秋月爱莉不顾自己姐姐秋月真理奈的阻拦,她单手拿着一个装满卫生纸的塑料垃圾桶,怒气冲冲地递到一名相貌普通意态懒散的男子面前。

看女孩那娇俏小脸气得圆鼓鼓的模样,便好似眼前这个可以称之为“哥哥”男人是手上沾满无数枉死生命的恶徒……打个飞机而已,用不用搞得这么严重啊?

“爱莉,这个,我很抱歉。”

面对怒气勃发的可爱妹妹,经过养伤这段时间已经有了一些相处经验的惫懒男生二话不说,果断道歉先。

和一个妹子尤其一位漂亮任性的可爱妹子争辩对错,何其不智。

“爱莉,你不要这个样子。鹏君他血气方刚,这种事免不了的,这也是正常的需要啊。”

与性格任性、傲娇、毒舌头的妹妹相比,秋月真理奈完全看不出德日混血中欧美人的外向性情,除了因为混血而显得五官精致,眉目如画般动人外,白种人与黄种人的混血唯一带给她的便是那发育过于明显的第二性征。

同胸前如同飞机场一般平坦开阔的秋月爱莉相比,秋月真理奈比其妹妹仅仅稍高一些,但其胸怀却只能用“博大”、“宽广”、“波涛汹涌”来形容,性情更是逆来顺受,温柔如水的大和抚子。

真理奈对妹妹千哄万劝,刚刚的尴尬事总算是告一段落。

男子与女孩拉拉扯扯的一同走向餐厅,相貌平凡意态懒散的男子有意识地稍稍往后靠一些,一方面避开爱莉时不时伸出地踩人的黑脚,另一方面,也是在回忆与眼前这对俏丽妹妹间的奇妙缘分,正常来讲,他们之间原本一世都不应该产生如此奇妙的人生交集。

28年末,整个地球因为暗能量得过度积累或者再外加一些特别的原因,被宇宙暗面“深渊”吞噬大半,剩下得小半地球破碎成散碎位面如宇宙大海上四处漂浮的木板般被“巫师世界”校准、锚定、拖拽,最后修补重组。

至此,整个地球原本的人文生态完全是破而后立,曾经的六十亿人死得还剩六亿不到,并且百分之八十五以上难以适应巫师文明的生活节奏,目前大都过得极为辛苦甚至处境艰难。

不过万事总有例外,极少数地球遗民在地球文明末日的浪潮中奇迹般的逆流而上,甚至一改过去四十年矮挫撸、土肥圆的悲剧人生,逆袭高帅富,迎娶白富美,成为了笑到最后的淫*生赢家。

朱鹏的父亲,一个坐等出色儿子毕业拯救的酒鬼兼赌鬼便是如此。

末日降临那段时间朱鹏在大学刚刚经历大灾变,他带着百十号人十分艰难地杀出来,还没被巫师文明派出的救援巡空舰(会飞的巫术船)迎救。

幸运居住在巫师降临域的朱父就已经顶不住生活的落魄贫苦,为了吃几顿饱饭,卖了自己去黑巫塔当实验品去了。

本来这种针对于人体的巫术改造工程是名副其实的百死一生,但千万分之一的彩票一等奖都有人中,百死一生的巫术改造工程又算得了什么?

当朱父从那培养缸里爬出来时,他已然拥有了相当于三阶战斗巫师的实战能力,如果仅算生命力、速度、力量甚至类法术天赋一些基本数据而不算智慧经验、知识传承与胆魄意志的话,经过巫术改造工程的朱父其综合素质恐怕直逼三阶顶峰,隐约可以冲击四阶之位。

巫师世界的贵族:公、侯、伯、子、男分别逆序对应一至五阶巫师,换而言之,成功从实验室培养缸中爬出来的朱父,瞬间从贱如粪土的地球遗民,晋升成了拥有伯爵爵位的强大巫师(造物)贵族。

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坐享极为丰厚的政务院津贴。

而当朱鹏从无尽深渊中历经九死一生堪堪逃回主物质世界时,看着衣着华丽前呼后拥的胖子老爹怀抱着一个风情万种的日本娘们浩浩荡荡来接自己……当时朱鹏的下巴直接摔地上,喀吧一声。

人,得信命,真的。

秋月爱莉,秋月真理奈都是朱鹏“目前”继母秋月小百合的女儿,那个日本娘们看着楚楚可怜清纯得一塌糊涂,实际上一身狐媚并且手腕老辣狠绝的惊人。

她一眼就看出朱鹏这个便宜儿子对于自己这个日本继母心存敌意,于是还没半个月,她就拉着朱父跑到巫师文明占领的异位面度蜜月去了,即让朱鹏找不到目标暂时无法发难,又让两个千娇百媚的漂亮女儿留在家里温水煮朱鹏。秋月爱莉这个毒舌头的小八婆也就算了,再漂亮也不会有人喜欢。

然而秋月真理奈无论在哪方面当真都是极好的,柔顺的黑发披肩,容颜俏丽性情温婉贤惠。相处的时间稍稍久了,任何性情正常的人,都很难不对这个温柔若水的大和抚子产生好感,尤其是她那一手堪称精湛的料理手艺,即便抓不住朱鹏的心,但至少也牢牢抓住了这个男人的胃。

“姐姐,你没看到。刚刚这个变态对着你的屁股流口水……啊,我忍不了了,我们把他捆在屋子里饿三天吧。不然,他晚上兽性大发起来去夜袭姐姐怎么办?”

“爱莉不准胡说,一桌好吃的都堵不了你的嘴。”

一边说着,围着粉色围裙也依然身段傲人的真理奈一边将褒好的肉汤放在餐桌上,她当真是极有心的女孩,知道朱鹏可能吃不惯日本料理,这段时间学习之余攻读中华菜系,现在不说是一流大厨却也相差仿佛了。

便宜妹妹秋月爱莉吃东西一点仪态都没有,稀里呼噜的如同和朱鹏比赛抢食一般。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朱鹏吃东西的模样并不狼狈,只是嚼得很快,青菜也就罢了,带着骨头的肉食被他夹入口中,上下牙齿一磨,喀吧喀吧一阵响后便吞服入腹,居然连坚硬的骨头都很少吐出来。

爱莉抢归抢,但她只捡合口胃的好吃的吃,真理奈的饭量也只是普通女孩的量,这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其中其实倒是有大半是给朱鹏做得,现在看朱鹏吃得香甜,爱莉看得是咬牙切齿,奈何根本就吃不下了,真理奈却抿嘴轻笑,很是开心。小小的厨房内,不自觉间氛围便温馨起来。

“鹏君,吃完饭后,你带我和爱莉打一会英雄联盟吧?今天学院没什么课程,我和爱莉都没什么事做,你带我和妹妹打一会英雄联盟,男孩子在这方面总是擅长一些。”

“嗯,没问题。不过我青铜段位的,你和爱莉三十级没打满了吧?如果和我一起,你们很可能会对上天赋、符文非常齐全的对手,那个时候打起来会很辛苦的。”朱鹏说话的时候会放下手中的筷子,在嘴里的食物完全咀嚼吞入胃中后再说话。这也是秋月真理奈欣赏自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弟弟的原因之一,此人行走坐卧间皆有森然莫名的法度可循,很难想象自己那个乱七八糟的继父会教导出这般出色的子嗣。

“呵呵呵……”标准的女王式捂嘴三段笑后,一旁的秋月爱莉傲然道:

“我和姐姐现在也都是青铜段位了,没准经验积攒的比你还高,毕竟打英雄联盟对现在的地球人来说也算是晋身之阶……成天都不知道你都在忙些什么,没天赋、没努力、没头脑,准备在社会最底层混一辈子吧。”嘴角还沾着些许菜叶饭粒,餐桌上三人中实际而言最没头脑的秋月爱莉便已然端着小碗对朱鹏进行语言攻击。

朱鹏到现在都还记得,当自己刚刚康复来到这里时,那个因为恐惧而挡在姐姐身前想要保护自己姐姐的女孩。

虽然,的确是傻了一点,但纯净的如同水晶一般灵魂,美丽动人。然而混熟没一个月,现在已经是彻头彻尾的恶形恶状了。

饭桌上,真理奈和爱莉说得都是日语,而朱鹏说得则是字正腔圆的中文,只是在此时的地球城中,密布的巫术络加持着非常强大的六阶巫术巧言术,在其力量辐射范围内,别说是地球语种,只要是智慧生物,火星人来了也一样与地球人交流无碍。

饭后,朱鹏去开电脑准备坐椅饮料。真理奈忙前忙后的收拾东西清洗餐具,唯有秋月爱莉像只斗败得小母鸡般,坐在餐桌一侧双手捧着小脸,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

“怎么啦?一幅没精神的样子,刚刚你那样说鹏弟弟,人家都没和你一般见识,现在觉得自己很过分了?”

“没有啦,只是听说过他以前从末日废土中解救出上百人并且带着他们一路冲杀到地球城的事迹,本以为是一个性情凶狠独断但至少很强很强的哥哥……没想到最后发现是一个受气包,我刚刚说得那么过分他都没反应唉。一点斗志都没有,这不是爱莉想要的哥哥啊。”秋月爱莉如是的语,厨房内一时陷入了沉默。

“其实,鹏君现在这个样子才是真正聪明的表现。”

姐妹间沉默了片刻,然后真理奈用一种莫名的语调如是言道:“现在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地球世纪了,并不是说你聪明,努力,再辅以稍稍的运气便能过得不错的成就。现在看重的天赋血脉、精神力资质,在弱肉强食的巫师世界,我是白银血统,爱莉你甚至是黄金血脉,我们都是那种按部就班就有很大可能成为巫师甚至成为高阶巫师的天赋。”

“这样的运气在全部地球遗民中都没有多少……而鹏君呢?泥巴种,在巫师世界中甚至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自从有了地球遗民后才出现的,比最下阶黑铁血脉更加下阶的泥巴种,根本连成为真正巫师的可能都没有,他甚至成不了高阶一点的巫师学徒。

这样的天赋,就算是才智心性俱佳的一时人杰又如何?他注定了在父亲死后被人践踏一辈子,若不与你我搞好关系,日后还有他活下去的余地?”低着头,真理奈就着清亮的流水清洗着手中的碗碟。

然而,此时此刻真理奈身后的爱莉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姐姐,一时间无法接受自己温和柔顺的姐姐,会说出刚刚那般冰冷残酷的论调。

“也许爱莉你觉得我说得太残酷,但我可爱的妹妹,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们原本温暖的家园已然在一夕之间亡尽,我们现在所身处的地域,即便是被巫师的力量保护着,它的本质也依然是无尽深渊啊?”缓缓回头,用一侧的毛巾擦拭浸湿的纤手。

真理奈注视着自己的妹妹,那漆黑色的可怕眼神让爱莉一瞬间觉得冰凉而陌生。温柔的红唇勾划抹出一道近乎于残酷的弧度,真理奈走到窗户处,将厚厚的窗帘一下扯开,外面照射进来的是暗红色的光,布满了漆黑色乌云与混浊尘土的天空上被银白色的炙烈火焰包裹着一头巨大强壮的炼狱黑龙。

银色得巨大光焰悬浮在高空中恍若太阳一般璀璨刺目,恍若雄浑无尽的巫术力量源自它同经过繁复至极点的巫术络充斥整座地球城。

朱鹏家所住的高档住宅可以自上峰处俯视下方一切景象,街道上铺散着淡淡的黑灰,过往的地球遗民大多数衣衫褴褛甚至摇摇晃晃如同行尸走肉般在大街上晃悠着。爱莉经历过这一切,她深切的知道身处陌生的残酷环境,没有干净的屋子,没有合身的衣服,没有食物,没有清洁的水,没有,什么都没有……那是一种怎样的绝望体验。

若非是自己的母亲被朱父看中,若非是自己与姐姐被检查出惊人的巫师资质,下面的贫民窟中再过一段时间便很可能多出三个出卖身子与灵魂的流莺,苟延残喘,不知何时就会死去。

看着自己已然开始瑟瑟发抖的妹妹,真理奈面无表情地重新合上了厚厚窗帘,宽敞明亮的房间内又恢复了刚刚虚幻般的安宁,就在神情冰冷的真理奈看着自己的妹妹准备继续说些什么加强她的认知时。下一刻,真理奈原本几乎透着黑气的可怕神情突然拨云见日般变得明媚温柔起来,也是在这时,爱莉才听到身后房门缓缓开启地声音。

“真理奈,爱莉,我都收拾好了,一起来玩吧。”

爱莉回头,看着那个有些惫懒有些普通的哥哥一脸温柔轻笑着注视着她,刚刚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突地落下。她站起来猛然冲过去一下抱住了朱鹏,金发平胸的俏丽女孩一头扎在男生怀里呜呜的闷着自己,这突兀得软玉温香投怀送抱让朱鹏微微一愣。下一刻,他神色异样地看了一眼在不远处温柔轻笑的真理奈,然后有些了然放下愕然张开的双臂抱住了怀中的女孩。

“是不是刚刚姐姐训斥你了?这种事情,唉,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去打游戏了。”

一间不大的房屋里,三位少年男女,却有两个是未来有资格角逐影帝、影后等级的存在,看似温柔无暇的面目后面似乎都各自隐藏着暗影。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

无论人心怎样变化,无论地球文明亦或者巫师世界,真正贯彻始终的,终究只有你我手中所掌控的力量。

胜利者拥有一切,失败者一无所有,然而咬着牙,傲骨嶙峋从无尽深渊中冲杀出来的男人,又何时会畏惧挑战?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预约专家号
重庆皮肤病医院电话多少
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
深圳治癫痫病医院
枣庄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