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杀破狼之武炼天荒第三十八章

2020-01-21 06:06: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杀破狼之武炼天荒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话説胡扬将那陈槐揍了个天昏地暗,然后便将债务转嫁到他头上去了,而且只是把真正的债务算在零头里面。

“你这厮害的xiǎo爷欠了一屁股债!五百……五千五百多晶石呐!马上给xiǎo爷还来,若少了半块,xiǎo爷便切你一根手指头!若是少了一块,xiǎo爷割你一只耳朵!若是少了十块,xiǎo爷割了你……呃,割了你xiǎojj!”

那陈槐已经傻眼了,敲诈也没见过你这么狠的,我哪里弄五千五百晶石去?昨日又输了不少,我现在的全部身家还不到一半呐!

“你杀了我吧!我承认骂你是我不对,我道歉!但你欠债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晶石输完了、全部身家都没那么多,我去哪给你弄五千多晶石?”

“那你説是不是骂过xiǎo爷?你説刚才你是不是想杀了xiǎo爷?説实话!不然xiǎo爷又揍你!”

“是,我骂过你!是我不对!我道歉!”

“别跟xiǎo爷玩心眼,想避重就轻?老实説!刚才是不是想杀了xiǎo爷?不説实话xiǎo爷先割了你鼻子让你尝尝味道!”

“刚才被你气昏了头,的确用力大了些,但我没想杀你,真的没有!”

“刘海大哥,帮我把这厮提着,我要把他的鼻子整整齐齐割下来,偏一diǎn也不行。”

“刘海大哥?”

那刘海还是张着嘴巴,胡扬干什么他看的清清楚楚,説话也听到了,就是不动。胡扬叫了两遍,他才从梦中醒了过来。

“啊……兄弟你説什么?割鼻子?啊……哦,割鼻子。”

怎么好像都是真的,不是做梦?

“大哥你提着这厮头发,我要慢慢从上往下来,我这剑不够快,怕走偏,若嘴皮子割掉露出门牙来就不好看了,别人看了笑话我手艺不好。”

刘海还是有diǎn迷迷糊糊,却还是依言提着陈槐头发,那陈槐已经快哭了。

“等一下!我刚才气昏头了,确实是出了全力,想杀你。”话説完眼泪鼻涕就一起横着流了出来。

“那好,你这厮没有任何缘由、不讲任何道理的骂xiǎo爷不知羞耻,是不是?”、

“是、是,我骂你不知羞耻。”

“你骂得xiǎo爷,xiǎo爷也骂得你,你这厮骂不过xiǎo爷,便在这里等着揍xiǎo爷一顿,是不是?”

“是、是……”

“你説xiǎo爷伶牙俐齿、很会骂人,让xiǎo爷好好骂你,xiǎo爷骂了,你却要杀xiǎo爷,是不是?”

“是、是……”

“虽説xiǎo爷有本事,没被你得手,但受到惊吓是肯定的,再説这事人命关天,你这是杀人未遂,乃是大罪,赔diǎn晶石也是理所当然,是不是?”

“是……呃?”

“但我真的没有那么多晶石啊!”

“那也简单,写借据!大哥,帮我把包袱里的那件旧袍子拿过来。”

刘海迷迷糊糊的,胡扬説什么他就干什么,将那陈槐噗通往地上一丢,从地上包袱里面翻出他的旧袍子递上来,胡扬接过来后从两边衣缝处一撕两半,又将背后的一半撕掉袖子、领子,撕成了一块四四方方的布。提着铁剑,抓起陈槐右手,陈槐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割破了右手食指,鲜血直流。

“我説,你写!本人陈槐,于武备处无端辱骂胡扬xiǎo东西、不知羞耻,因其稍有dǐng撞,便半路拦截,企图将其打残……”

“你杀了我吧!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陈槐听得毛骨悚然,这样写还得了?不但欠下晶石,而且还是大罪!也顾不得害怕了,挣扎起来。

胡扬满不在乎:“刘海大哥,把这厮裤子扒了!xiǎo爷説过,你欠我十晶石,便割了你xiǎojj,现下你不但欠下不止十晶石,竟敢全盘不认账!xiǎo爷要将你xiǎo蛋蛋也一发割掉!”

刘海晕晕乎乎真的去扒裤子,陈槐这才怕了:“别、别!好,我写、我写!”

两刻钟后,这丧权辱国的条文便签定下来,全文如下:

本人陈槐,于武备处无端辱骂胡扬xiǎo东西、不知羞耻,因其稍有dǐng撞,便半路拦截,企图将其打残,动手前强烈要求胡扬辱骂自己,胡扬无奈之下只得辱骂;本人一听之下,急怒攻心,遂起杀意,提起全部元气意欲将其一拳打死;不想被胡扬、刘海二人合力挡下杀招,而后被二人一招击败擒下。

此事人命关天,非同xiǎo可,本人经二位淳淳诱导、拳拳教诲,幡然醒悟,悔恨万分;本人罪恶不xiǎo,无奈追悔莫及,因此自愿献上下品灵晶五千五百块以稍作补偿,以示深切忏悔之诚心。

因本人现有晶石不足五千五百块,故分作两次偿还,于两日内偿还两千二百下品灵晶与胡扬处;剩下两千三百下品灵晶,本人保证于三个月之内还清与胡扬,一切皆属自愿,以后不得报复于二人。

以上所写乃是本人发自真诚,本人以武道之心起誓不会有半diǎn违背,若有违背,本人愿武道境界从此再无寸进,特立此据。

立据人:陈槐天煌*****年**月**日

胡扬虽説写作文不行,但口才却很好,看的电视剧也不少,绞尽脑汁的模仿着读书人的口气逼着陈槐立下字据,等他写完看了一遍,大是满意,将其xiǎo心收起来。

“不要怪xiǎo爷,要怪就怪你这厮自己,竟敢为了区区xiǎo事对xiǎo爷起杀心,xiǎo爷英明神武,你有杀意岂能隐瞒得住?虽説xiǎo爷知道你这厮不是好人,但xiǎo爷我慈悲为怀,还是饶你一次。你这厮运气好撞在xiǎo爷手上,就这么轻松揭过去了,若是换个心狠的,你这脖子上的葫芦瓢恐怕就已经搬家啦!”

这陈槐听得差diǎn哭出来,你这还叫慈悲为怀?这也叫运气好?老天呐

胡扬不管他是怎么想,説完就提起黑铁剑,学着静一道士那高深莫测的模样、摇头晃脑的走了,嘴里还在念叨着:“世风日下呀!人心不古哇!”,一阵长吁短叹。刘海刚刚才勉强清醒过来,听得这话后突然两眼发花、脚下拌蒜,踉跄着一脑袋撞在墙上,结果比刚才更晕乎了。

胡扬与刘海二人回到袁大统领衙门处,那袁大马棒早已等的不耐烦了,因为那统领印信不是xiǎo事,万一丢失会非常麻烦,就算没有大事发生,也是又麻烦又丢面子的事情。

正准备动身去寻那两个办事拖沓的xiǎo子,却见二人已经回来了。

“呦呵!你xiǎo子弄得这人模狗样的是何居心?又跟大爷我比俊俏是不是?昂?”

袁大马棒非同常人,思维也是不一样。

“袁叔你这话説的当真是不着边际,大风军团谁不知道你袁大统领威武雄壮、高大帅气、器宇不凡?xiǎo子不管怎么穿、不管如何俊俏,都是比你老人家差了一diǎndiǎn的,这是气质问题、风度问题,没办法呀没办法!”

心道你这是把屁股都伸到我眼前了,还不如直接説让我拍你马屁简单diǎn。

袁大马棒一听果然高兴,而且浑然不知矜持为何物:“那是、那是!你xiǎo子虽説俊俏,但气质风度还嫩了diǎn,不过也不错了,已有大爷我当年三分神韵。不错不错!”

“刘海xiǎo子,大爷我让你盖了印记就赶快送回来,你去哪磨磨蹭蹭这么久?昂?”

听得统领质问,刘海还晕乎着呢!强盗失言当然也是説行话,脱口而出:“胡扬在半路做了一票,耽误啦。”

“你説啥?做了一票?他`娘`的这里就是强盗老巢,你们找谁做一票?好好説话!若再遮遮掩掩的就大棍子伺候!”

刘海这才反应过来,似乎説错话了,赶紧改口:“不是啊统领,别人做了我们一票……呃,也不是!”

使劲拍了拍额头,他这才清醒过来:“是打了一架,跟疾风部的陈槐打了一架。胡扬把那厮揍得鼻青脸肿,还敲诈了五千多晶石呐!”

袁大马棒更不信了,那陈槐他知道,人称陈坏人,仗着他堂弟是统领,经常干些仗势欺人的勾当。但虽説陈坏人不成器,却也是武尊初期的实力,岂是这两个xiǎo子能对付的了的?

没挨揍就不错了,还谈什么揍人?

话説这疾风部与狂风部是老矛盾了,而且这矛盾説到底还得怪袁大马棒。

那疾风部统领名叫陈余,袁大统领还是独龙时,他也是独龙,二人抢肉打架若干次,双方有输有赢,互不服气。正因如此,陈大独龙就成了袁大马棒投靠大王以后做汉奸陷害的第一个人,但这陈大独龙见机很快,被大王打败后,不知是因为自知反抗无用、还是被大王美色所惑,不等威胁到xiǎo鸡`鸡就自己发誓效忠了,袁大马棒在一旁正等着看笑话呢,却是没能如愿。

袁大马棒一旁观察总结以后,便将陈独龙归结为好色之徒的行列。话説这陈独龙确实长得模样斯文俊俏、玉树临风,袁大马棒便从此称其为“xiǎo白脸”、“死色鬼”,不削一顾、嗤之以鼻。

而这陈独龙虽説是自动表忠追随大王,但被袁大马棒害得堂堂独龙成了统领,如何不恨?所以,就算后来都在大王帐下做事,两大独龙却是互相看不顺眼,怨恨颇深。

时间久了,自然手下xiǎo兵们也是互相不对付,便三天一xiǎo架,十天一大架,若不是大王压着,两大统领、两大部从可能早就火并决斗若干次了。

袁大马棒好面子、爱名声,自然也护短,于是便颁布军令,狂风部内部自己人打架者一律重罚、军棍伺候,而且打个半死;但若是跟疾风部打架赢了,回来罚是要罚的,却只是做个表面功夫,明罚暗奖、明降暗升;若是手下人跟疾风部打架输了,却是勒令手下无论如何也要找回场子,甚至帮着出骚主意,只差亲自上阵了。

今天这两个xiǎo子突然説是把那陈余的堂兄陈坏人揍得鼻青脸肿,还敲诈勒索了五千多晶石!俩xiǎo子一个比那陈槐差个大境界,一个干脆还在门外晃荡,这话能信?

胡扬根本不在乎袁大马棒信不信,但却对刘海説话的方式很是在乎,急忙插言提醒:“刘海大哥,你这话就説的不对啦!你怎么不实话实説呢?我们有打架吗?有敲诈吗?分明是陈槐那厮毫无缘由的辱骂我们,然后我们稍稍dǐng撞了一下,那厮便在半路拦截,想要将我们打残,却又逼着我骂他,我没办法,骂了他,那厮又急怒攻心的想要杀人。我们兄弟二人为了保命,鬼使神差的一不xiǎo心就把陈槐打伤啦!”

“兄弟呀,我们从始至终都没打过架,你记住了没?”

“再説我们将那厮打伤以后,见他做人有问题,不是苦口婆心的劝説了他半个时辰嘛!那厮幡然悔悟,才自愿献上五千五百灵晶哒!大哥你的话説不好,搞不好我们可就好心没好报啦!兄弟呀,我们从始至终都没提过哪怕半个晶字,都是他自愿给的,你一定不能説跑调啦!”胡扬越説越认真,像是在临死交代军国大事。

刘海心道这事就是你一个人干的,我一没动过嘴、二没动过手,跟我半块晶石的关系都毛哇?回头一想这事自己根本撇不开,也没必要撇开,説自己没动过手,谁信?这才算是完全清醒过来了。

“是啊是啊,我被陈槐那厮一阵好话説的晕了头,竟説漏了嘴……不!是説错了话。确实是他忏悔罪过,自愿给晶石补偿的!是的,就是这样!”

长沙市妇幼保健院
哈尔滨市老年医院怎么样
陕西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
梅州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内蒙古有妇科医院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