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门 第六百一十七章 解脱,一丝不挂

2020-01-16 16:35: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六百一十七章 解脱,一丝不挂

近了,近了!

当琴声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方正直也知道自己距离“高人”越来越近,山野之外,古琴缭耳。

这确实符合“高人”的形象。

只是……

为什么有一种熟悉感?

随着方正直一步一步的向着琴音靠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也在他的心里升起,而且,还越来越强烈。

等一下!

方正直的身体猛的一顿,脚步也随之停了下来。

而在他的前方,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已经显露出来,琴音更是清晰得如同在耳边奏响,很近,非常的近。

方正直可以肯定,只要自己再往前走五步,那么,前面那个身影将彻底的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但是,他却没有再往前走下去。

而是猛的转身,毫不犹豫的便向着北山村的方向急奔。

“既然来了,为什么又要走?”一个声音在方正直的身后响起,那是一个极为动听的声音,就如同山间的流水,涌入人的心灵。

方正直的脚步再次停了下来。

他在犹豫。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知道弹琴的人是谁,但也正因为他知道,所以,他才犹豫。

云轻舞。

一个曾经在大夏王朝令万千才子心中向往的女人,一个与方正直并没有什么宿仇,但是,却也绝对称不上朋友的女人。

第一次见云轻舞的时候,方正直心里很轻松,因为,那个时候的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澎湃感。

苦心修炼八年,一步踏出北山村,在百花文会上碰到一个翩翩起舞的“歌姬”,谁会怕谁?

第二次见云轻舞的时候,方正直同样轻松。

虽然,是在云轻舞的地盘,位于云轻舞的画舫之内,可是,他自信啊,有自信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

于是,他在云轻舞勇于挑战自我时,第二次伸手揭开了云轻舞的面纱,并且,以一种近乎于强势的态度告诉云轻舞,我的心里一点也不慌。

至于第三次……

方正直就不太轻松了。

因为,云轻舞的身后站着很多的人,回光境,轮回境,无数的强者站在她的身后,对她恭敬有加。

而且,最主要的是,还有着无数的魔兵挥动着长枪。

到第四次的时候,方正直就差点“爆”了。

因为,一个叫残阳的瞎子站在了云轻舞的身边,那一战,方正直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其实,真的算起来,在半个月前的炎京城中,方正直和云轻舞本来是有机会见面的,可是,最终却“擦肩而过”。

那么……

眼前便是第五次见面。

方正直的身体停了下来,他没有再往北山村急奔,但是,他也没有去达成这第五次见面成就的意思。

因为,这一次站在云轻舞身边的是谁,他并不知道。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

云轻舞绝对不会单独出现在北山村的村外,就算她想,魔族血影城中那十域兵马也绝对不会同意。

“我不知道你来北山村有何目的,也不想知道你又有什么新的计划,但是,你不觉得现在来,有点晚了吗?”方正直在站了片刻后,终于开口。

现在的他,并无意于再牵扯到魔族对外征伐的计划之中,因为,他并没有更多的时间再卷入到一场战斗。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来晚了?”云轻舞的声音再次从方正直的声音响起,平静,不染一点情绪的平静。

“因为,我能活的时间并不长了,所以,你如果想用北山村来要挟我,应该早点来才对!”方正直随口说道。

“你觉得我需要用北山村来要挟你吗?”云轻舞再次开口,依旧是那般的平静,那般的高高在上,就像完全不在意方正直的“误会”一样。

还是那么装!

方正直的心里暗叹一声。

当然了,也有可能云轻舞本来就是如此。

毕竟,站在她的位置上,有的时候,不得不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而对于这种装,方正直并不讨厌。

相反的,他还挺喜欢云轻舞的这种装。

因为,很多时候,一个女人身上的魅力就是装出来的,如果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不装,试想一下,所有的女人,都是一幅遇事便担惊受怕,满脸慌张的“小女人”姿态,世界又如何能有波浪和惊喜?

说得简单直白一点,一个女人如果能把这种装一直装下去,装一辈子,那么,她便不再是装。

而是真实的拥有。

很显然,云轻舞应该就是那种可以装一辈子的女人。

想到这里,方正直的嘴角也下意识的露出一丝微笑,这是一种很无意识的行为,似乎每一次与云轻舞见面,他都会有这样的一种表情。

征服。

而且,还是一种很强烈的征服。

从第一次见面,方正直揭下云轻舞的面纱,再到一次次破坏云轻舞的计划,每一次,方正直都在进行着这种征服。

很奇妙。

云轻舞高高在上,身上更是有着一种超脱于俗的气质,那种高雅,那种圣洁,就如同雪山巅峰上傲立的万年雪莲一样。

这样的一个女人,再加上那凌绝众人的身份和超绝的才智,以及那无人可比的琴,棋,书,等技艺。

按理来说,是应该受人敬仰,甚至不敢生出一丝亵渎之心的。

可偏偏……

云轻舞很废!

这种废当然不是说云轻舞人废,而是,她的修为很废。

一个总是一脸冰清玉洁,高高在上,又有着众人跪拜身份,可是,本身修为却很废的人,那种强烈的吸引力,实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方正直并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有这样的感觉,但是,每次看到云轻舞装的时候,他都下意识的生出一种想让云轻舞装不下去的感觉。

就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耳边不停的念着。

赶快让云轻舞解脱吧。

释放她的天性。

让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让蓝天和白云围绕在她的身边,让高高在上的她一丝不挂。

“原来,大夏王朝最年轻的异姓王,方正直,站在属于自己的领土上,居然还会害怕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弱女子?”似乎是等待了良久,云轻舞的声音再次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琴声也再次响起,只是,声音却不大,就像是被纤细的手指,极为小心的拨弄一样。

“这么明显的激将法,你以为我会上当?”方正直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他并不是怕,而是,他知道要是自己真的走过去,那才真是傻。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

云轻舞身边的人,一直都是越来越强。

最先是画舫上的那些绿裙女子,接着,便是拜星这样的魔族都统,再到后来,连半圣残阳就走了出来。

炎京城的一战,要说云轻舞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如云轻舞这样的本身实力很废的人,除了要拥有强大的个人魅力之外,更多的便是情报。

不单是知道了炎京城中的事情。

连刚刚宣旨的异姓王封号,也已经知道了吗?

在听到云轻舞一口点出他异姓王身份的时候,方正直的心里要说完全没有一点惊讶还是不太可能。

毕竟,他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云轻舞出现在北山村外的目的。

而云轻舞却似乎是“有备而来”。

“你觉得我是在对你用激将法吗?”云轻舞的声音有些轻,与那轻微的琴音混在一起,如小溪的流水一样。

“这不是很明显吗?”方正直反问。

“嗯……那如果我告诉你,现在我身边并没有其它魔族,只有我一个在此,你觉得这还是激将法?”云轻舞同样反问。

“我会信?”方正直并不认为云轻舞会说谎,可是,这种“真话”也未免太让人难以相信了吧?

一个堂堂魔族少主。

修为……

还废成渣。

会孤身一个出现在大夏王朝,还半夜三更的在北山村村外弹琴,意图“勾搭”自己这样的一位“绝世强者”。

这种感觉,和前世玩游戏时,越塔送人头,有何区别?

“不信吗?那我就以魔神的名义发誓好了,今日在这北山村村外只有我云轻舞一个魔族,若是再有第二个,则让我同魔族一起灰飞烟灭。”云轻舞的琴音停了下来,随即,平静的声音也再次响了起来。

方正直的表情终于变了一下。

他知道魔族都有一种对魔神的信仰,在这种信仰面前,所有的魔族根本就不会,也不可能去说谎。

难道,云轻舞真是独自来到北山村村外?

方正直的眼睛亮了一下,他不知道云轻舞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可是,有一点他却知道。

当云轻舞独自一个的时候……

那么,占据着主动的,应该就是他了!

杀了云轻舞?然后,将云轻舞的人头进献给林慕白,接着,成为大夏王朝的英雄,受到万民的传颂。

这种事情,对于现在的方正直而言,意义明显不大。

都已经裂土封王了,还要什么奖赏?

林慕白也不可能把皇帝的位置让出来,退一万步说,就算林慕白真的让出来了,自己也不太想坐上去啊。

不杀云轻舞?

那能把云轻舞怎么样?

捆了?押送炎京城?

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

方正直突然有些苦恼起来,云轻舞孤身一个来到北山村的村外,这绝对可以算得上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可偏偏,这样的好时机落在自己身上后,却又发现……

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就尴尬了。

“独自来到北山村,你真的不怕我杀了你?”方正直的身体终于慢慢的转了回来,看向不远处那个若隐若现的身影。

“不怕。”云轻舞平静道。

没有更多的解释,也没有一丝的慌乱,云轻舞仅仅只用了两个字便告诉了方正直,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怕。

这就让方正直的心里有些微微的挫败感。

明明自己应该占据主动和上风的,明明自己已经捏住了云轻舞的性命,可是,为什么云轻舞却依旧平静如此?

那种不染尘埃的气势,那种出淤泥而染的风骨……

真的要这么装?

“呵呵……云轻舞确实不怕死,全是,你还记不记得,在南域寒猿部落风谷上,我对你做过的事情?”方正直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男人都懂的表情,而接下来,他也一步一步的朝着云轻舞走了过去。

“无耻!”云轻舞的声音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如果说有生之年,在她成为魔族少主后,情绪上还有过一次波动,那就是绝对是在南域寒猿部落的风谷之上。

那一次……

她终生难忘。

也正是那一次,她第一次愤怒,而且,还是羞愤。

“今晚的月亮很圆啊,你说……这里也没有其它什么人,若是我对你做出点什么,应该不会有其它人看见的吧?”方正直的双脚终于穿过了那棵阻碍在他视线前的大树,而就在他的脚步刚刚超过大树后,一种奇异的感觉也突然间传了过来。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特殊感觉。

没有语言可以形容,很特殊,也很快,只是一个恍惚,便消失无踪,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恍惚,方正直却感觉自己经历了很多,很多……

视线在这一刻有些模糊,可是,在模糊之后,又很快的变得明亮。

方正直的目光并没有马上看向人影,而是看向四周,苍岭山,依旧是那么的厚重,一切,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这里是北山村的村外。

没有错!

方正直的目光在扫了一眼周围后,终究还是注视到了面前的一个身影上。

夜色下,繁星点点。

明亮的月光高挂在夜空,而在方正直的面前的草地上,穿着一身雪白色长裙的云轻舞正静静的盘坐在地上,一方古色古香的紫色古琴横在她的双腿上。

如瀑布一样的头发倾泄而下,落在一片青草上。

与往常的装扮不一样。

这一次,云轻舞的脸上并没有戴着那遮挡面貌的轻纱,柔白色的月光从天际洒落,将那张绝美的脸庞完全展现了出来。

凤目微微上仰,乌黑而明亮。

方正直看着面前的云轻舞。

而云轻舞也同样静静的在注视着方正直,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止,没有了琴音,也没有了流水的声音,只剩下月光下,两道碰撞在一起的目光。

汕头华美医院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看病怎么样
北京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哈尔滨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汕头检查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